odd14-event-map

2014开放数据日中国区活动

开放数据日(International Open Data Day)是一个全球社区共同探讨开放数据,利用开放数据创新的节日。2014年的开放数据日是2月22日,本周六。目前在中国区域,将会有以下活动: 1. 成都,21日(周五)下午5点半,将在成都 Thoughtworks 的办公室举行一场开放数据与公民创新相关的活动。活动嘉宾是来自美国休斯顿市的 Bruce (郝小龙),他在休斯顿成协助政府与社区成立了「为美国编程」休斯顿分部。要参加的朋友请私信 @openpartychengdu 2. 北京,22日(周六)早上10点至下午6点。 由北京linux用户组发起的开放数据黑客松活动北京市东直门国华投资大厦 11层 thoughtworks办公室举办。午餐需自理。感兴趣的朋友请点击此报名:http://huiyi.csdn.net/meeting/info/702/community?project_id=782 3. 线上,22日(周六)起将由开放知识基金会中国组织对全国城市的政府数据公开性和开放性进行普查,目的是寻找身边可用的政府持有的数据 。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点此报名:https://jinshuju.net/f/CZCwhZ 4. 线上,22日(周六)下午3点,将有香港开放数据社区,台湾开放数据社区,与中国大陆开放数据社区共同相聚的 Google Hangout 活动。请感兴趣的朋友点此注册:https://plus.google.com/events/c59pf93ftd17t98d82ub3mfnqgs 5. 明日亦将同步发起「开放数据中国」这一新的合作性网络,共建中国开放数据生态,届时请大家留意相关微博

Read more

[新闻通稿]开放数据指数2014显示全球各国和地区政府开放关键数据集的进展缓慢

新闻通稿 2014年12月9日   开放数据指数2014显示全球各国和地区政府开放关键数据集的进展缓慢 开放知识基金会发布的开放数据指数追踪全球各国开放数据的状态   开放知识基金会今日发布了其2014年度的开放数据指数。这项调查显示,虽然全球各国开放数据都有了一定的进步,但是大多数政府仍旧未能将关键的信息提供在市民和企业可访问的格式下。 开放知识基金会的创始人和主席 Rufus Pollock 评论道:   开放政府数据能够促进公民社会的建设,政府公信力的增强,创新产业的发展。它使得市民得以了解并施行他们的权利,并为社会各界带来益处:无论是交通领域,还是教育领域,又或是医疗领域。在过去几年里,虽然政府对开放数据的支持日益增长,但开放数据指数却显示真正的进展却远低于预期。   开放数据指数通过评估各国10个关键数据集,例如政府项目级支出数据、国家公共交通时刻表、环境污染指数等的可获取性和可访问性来进行国家级开放数据项目绩效排序。   2014年,英国再摘开放数据指数的桂冠,总体开放性达到了96%,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丹麦以及去年排名才12位而今年已到第3位的法国。第4位的是芬兰,而第5位则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享。今年的指数结果里最令人振奋的有去年排名27而今年进步到第10位的印度,以及共同占据第12位的拉丁美洲的哥伦比亚和乌拉圭。   塞拉利昂,马里共和国,海地以及几内亚在今年的开放数据指数中垫底,但需要指出的,还有更多比这些政府在数据开放性上更糟糕的,这里没有包含他们主要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公开数据以供评估以及当地没有足够的志愿者来完成相应的评估。   整体而言,虽然开放的关键数据集整体数量有所上升(从87到104),但开放数据集占整体的比例仍旧很低,仅为11%。   即使对于那些在开放数据项目上的领头国家,也有大量的提升空间:比如对于美国和德国,他们就没有提供整合的、开放的企业注册数据库。而政府项目级支出的数据开放性也让人大失所望,大多数国家要么完全没有提供此类信息,又或者仅提供了有限的信息。在97个国家中,仅有英国和希腊两个国家提供了完全开放的政府项目级支出数据。在目前各国经济增长仍旧缓慢甚至艰巨的时期,提供市民和企业免费开放的数据意味着我们能够更高效的开源节流,以及提高政府效能。   Pollock 说道:   为了真正实现开放数据的价值,政府不应仅仅将数据表格放到网上,而需要做更多的工作。这些数据应当能够被人轻易找到和理解,也应当能够被自由、免费使用、加值、重发布,而不限制其身份、地点和目的。 媒体指南   开放数据指数网址:http://index.okfn.org/   开放数据指数是一项由开放知识基金会组织,联合全球专家和贡献者一同完成的研究项目。在项目过程中,社会大众、社会组织、开放数据专家共同协作评估各国关键数据集的可获得性和可访问性。他们贡献的评估结果都经过了同行评议和专家评审,各国的最终得分都基于这些数据。 开放数据指数提供了一项独立的、针对各国关键性数据集开放性的评估,它涉及:国家级公共交通时刻表,国家预算数据,国家项目级支出数据,选举结果数据,企业注册数据,国家1:25万或更高请地图数据,国家统计数据,国家司法数据,国家邮政编码数据,国家环境污染物数据。关于这些数据集的更多信息,可以访问http://index.okfn.org/dataset/ 开放数据指数2014共包括97个国家和地区:英国,丹麦,法国,芬兰,澳大利亚,新西兰,挪威,德国,美国,印度,台湾,哥伦比亚,捷克共和国,瑞典,乌拉圭,冰岛,荷兰,罗马尼亚,智利,日本,马恩岛,奥地利,加拿大,瑞士,意大利,巴西,斯洛文尼亚,韩国,墨西哥,土耳其,科索沃,马耳他,西班牙,拉脱维亚,格鲁吉亚,匈牙利,爱尔兰,南非,葡萄牙,以色列,巴基斯坦,巴拉圭,厄瓜多尔,摩尔多瓦共和国,印度尼西亚,牙买加,俄罗斯,阿根廷,波兰,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比利时,哥斯达黎加,希腊,香港,中国大陆,萨尔瓦多,布基纳法索,泰国,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斯洛伐克,孟加拉国,百慕大群岛,尼泊尔,塞内加尔,新加坡,突尼斯,危地马拉,立陶宛,菲律宾,美属维尔京群岛,尼日利亚,卢旺达,沙特阿拉伯,柬埔寨,科特迪瓦,埃及,摩洛哥,巴拿马,戛纳,津巴布韦,喀麦隆,肯尼亚,黎巴嫩,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博茨瓦纳,塞浦路斯,莱索托,坦桑尼亚,贝宁,阿曼,塞拉利昂,马里共和国,海地以及几内亚 一些地区和国家开放数据指数相关的故事可见:http://index.okfn.org/stories/ 开放数据指数中涵盖的地方不单包括正式的国家,也包含部分地区,因为他们有相对独立的政府系统在提供数据。因此开放数据指数2014排序的是“地方”而不是“国家” 开放数据指的是可以被自由免费使用、加值、重发布而对身份、地点、目的不加以限制的数据。真正的开放数据从技术和法律两个角度定义了一系列特性确保任何人都能有权利自由使用这些数据,而开放数据指数正是基于此对关键数据集进行评估。“开放知识定义“提供了何为”开放“的定义,详情见http://opendefinition.org/od/1.1/zh/ 成立于2004年的开放知识基金会(现已更名为”开放知识“)是一个由全球支持开放知识的人员组成的网络,其提倡知识开放,并通过技术和培训来释放更多的数据,并将他们转化为洞见带来转变。我们的目的是帮助人们利用开放知识来改善社会。 访问http://okfn.org/了解更多关于开放知识基金会的信息以及它的主要项目例如数据学院http://SchoolOfData.org/ 和开放支出  http://OpenSpending.org/.。 访问http://okfncn.org来了解开放知识基金会中国的信息,访问http://opendatachina.com 来了解由开放知识基金会中国参与发起的”开放数据中国“。更多详情可微博联系@开放数据中国,或邮件info@opendatachina.com

Read more

寻找身边的“大”数据:本地开放数据普查活动即将展开

当你想要了解本地政府提供了哪些服务,或是想要了解本地政府预算与支出情况,又或是想要了解附近有哪些艺术馆、图书馆或是其他假期开放的公共场地,你都需要依赖公共机构释放的数据。这些关乎本地生活的数据,你知道到哪里去查询吗?你知道有多少现在是公开可获得的?又有多少是完全开放的呢?(不知道何为开放数据,请戳这里) 如今,你或许可以帮忙来改变现状,呼吁你的当地政府作出改变,释放更多数据,并让他们更开放! 基于开放知识基金会2013年的全球各国开放数据普查活动基础上,基金会即将推出城市级别、地区级别的本地开放数据普查。如果你对此感兴趣,无论是想要建议我们开展对你所在城市和地区的普查,或是想要建议我们重点调查某个数据集的情况,又或是有兴趣成为志愿者花上5-10分钟来调查某一数据集是否存在于你的地区,那么请填写下面的问卷:

Read more

新书推荐: Joel Gurin 的《Open Data Now》

「开放数据是一种可以方便获得和使用的公共数据。普通民众、企业和机构能够使用它来创建新的产业、分析数据模式和趋势、作出数据驱动的决策以及解决复杂的问题。开放数据是一种赋有使命的数据:它是一种能改变我们运作公司和政府方式的免费、开放、透明的数据」 —— Joel Gurin, 《Open Data Now》 对于大多数中国民众而言,「开放数据」可能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而在欧美,开放数据已经成为主流,被社会各界广泛接纳。特别是对于各级政府而言,颇有不做开放数据,都羞于见人的趋势。在这几年逐步推动开放数据的过程中,开放数据一直被视为使政府更为透明的利器。但令人无法否认的是,开放数据其本身,也拥有着不可忽视的商业价值。 Joel Gurin 的这本新书 《Open Data Now》不谈开放数据对政府透明化的老调,而更着重于谈论其商业价值。而这本书不得不说是一本很合时宜的书籍。对于像欧美这样的国家,开放数据已经运作多年,投入甚巨,无论是政府也好还是普通民众,都亟待看到开放数据能够刺激社会创新从而转化为巨大的经济利益。而 《Open Data Now》一书,无疑能为诸多创业者和企业提供运用开放数据的新思路,从而将开放数据变为真正能够变现的资源。届时,麦肯锡描绘的 3-5 万亿美金一年的经济价值便能得以实现。而对于像中国这样刚刚开始探索开放数据的国家,这本书所介绍的内容则可以更好吸引创业者和企业来关注并共同推动开放数据在中国的发展,加速政府对开放数据的投入。 《Open Data Now》一书开篇便点出,「开放数据」就如同当年的互联网一般,必能掀起一股新的商业变革浪潮。在当下的商业社会,一个企业或多或少都要接触点互联网。而未来,一个企业如果不懂得利用开放数据,那也是很难想像的一件事。开放数据的美妙在于其对于企业而言没有任何的成本可言,而通过适当的利用则能为企业创造巨大的价值。而这一经济价值又往往让人难以想像的巨大。 一个经典的案例便是 2006 年成立的 Climate Corporation。这家公司通过使用国家气象台开放的气象数据最终创造了 10 亿美金的市值。其最初主要业务是通过气象数据来为其他商业公司提供基于天气的定制化保险服务。例如,高尔夫球场会因为下雨天不能营业而造成经济损失,传统的保险产品可能会在该球场损失超过一个固定的数额后进行理赔。但 Climate Corporation 并不这么做。 它通过分析天气数据进行预测,从而预估出该球场在全年可能有多少天因为天气恶劣而遭受损失,从而基于此设计一个定制化的阀值来进行理赔。而在他们开展业务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农业是受天气影响最大的产业,从而他们决定将重心放在农业之上。他们的业务不但包括为农民提供定制化的保险,而且提供咨询服务。比如,他们会通过预测天气,来告知农民应当何时播种,何时施肥来使效益最大化。不仅如此,他们的服务还能帮助农民避免洪水、暴风雨等恶劣天气。而 Climate Coporation 之所以这么成功,这一切都归功于开放的气象数据、土壤数据。 除了 Climate Corporation,Joel 在书中还分别详尽介绍了开放数据在教育、医疗、能源等热门领域内的应用。对于每一个领域,Joel 都亲自做了大量的访谈和调研,尽力将最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和经验分享给读者。而最令人欣喜的,便是 Joel 在每一章最后,都会针对性地为创业者和企业提供具体的商业建议,指导大家如何能够利用起开放数据在相应领域内开拓新的机遇。 《Open Data Now》除了涉及政府的开放数据之外,它还特别提到了未来个人数据的变革。Joel 在书中提到个人数据应当回归个人掌控,而不是再由服务提供方掌管。第一步要做的便是让企业将数据提供给个人用户下载,比如我们所熟悉的 Google 便允许用户下载自己的数据。而第二步便是给用户充分的自由来选择和服务提供方共享哪些个人数据。而这一点便被称作「个人数据保险库」。这一保险库可以允许个人用户自由选择和一个特定服务提供者共享何种个人数据,并且拥有对这些数据的绝对控制权。换句话说,如果你不再满意这个服务提供方,你可以随时终止和其的共享而收回所有自己的数据并存入保险库。Joel 认为这从某种角度来说也能称为开放数据,是一种有选择的个人数据的开放。而这一领域也将成为未来商业创新的热点。 由于 Joel 本身曾经长期工作在消费者知情权这一领域,也担任过白宫智慧披露 (smart disclosure)这一特别工作组的主席,他也在书中特别提到了如何利用公开在网上的评论数据以及开放数据等来帮助消费者更好地作出决策进行消费。而这一领域也将会是诸多企业和创业者必须重视的机遇。 […]

Read more

从开放数据到开放发展(四) 城市 X 开放 X 数据

把整个城市搬上 GitHub:开源芝加哥 GitHub 是一个代码托管网站,但与过往许许多多代码托管网站不同的地方在于其提供了充分「开放」的工作模式。它鼓励任何人对一个公开的代码库进行「复制」(fork) 从而对原有代码进行修改、扩展、改正,同时,它也充分鼓励任何人都参与进一个项目的讨论,你可以新开一个「工单」来提出问题,汇报 Bug,建议新增功能。正是这样「开放」的模式使其成为程序员届最重要的工具和社区。 而在2013年2月,芝加哥市政府决定将它们整个城市的数据上传至 GitHub,并鼓励所有人来「复制」它们的数据,帮助它们提升数据的质量或者利用这些数据作出创新的应用。这无疑是自2009年奥巴马政府宣布全国开展开放数据运动以来,开放数据领域内最大的壮举。你或许会问为什么这非常重要?这些数据不是或多或少已经开放在 data.gov 或者芝加哥市的开放数据门户上了吗? 事实上,如果说将数据放在开放门户提供大家下载是开放数据1.0,那么将数据放在 GitHub 这样一个鼓励开放协作的平台就是进入了开放数据 2.0。 开放协作使得数据能够像代码一样被「复制」并由社区来提升质量,而这就提供了一个「发布者-使用者」之间的双向通道来进一步帮助城市管理者将数据化为真正有用的资源,这是单单将数据开放下载所不能达到的效果。 开放的城市服务热线:从 FixMyStreet 到 Open311 FixMyStreet 是英国民间非营利机构 MySociety 推出的第一款产品,也是首款在城市服务领域内引入开放模型的应用。往常,对于公共设施比如路面、街道路灯等的报修以及其他城市服务的投诉都只是单向的、单人的沟通,这也就造成了问题的重复投诉率高、处理进度不透明等问题。 而 FixMyStreet 首次引入了开放模型将单向、单人的沟通改造成双向、多人的沟通模式,允许多人集中地多一个问题进行投诉,并提供平台对有关部门的处理进度进行追踪。比如,上图中显示的就是英国南安普敦市市民向市政府投诉有路障倒地阻碍了人行道,地图上标记了准确的问题地点,次日早上市府便立刻回复说该问题已登记在案,并且在问题解决后,立刻再次回复让公众知情。 这样的开放模型在解决城市服务问题中有着众多的优点:首先,这样的开放模型更容易吸引人去参与进城市问题的投诉中。对于如今的手机党、微博党而言,可能简单的在地图上点点,写上两句话,要比起一本正经拨打热线电话来的更容易。其次,沟通成本会更低。传统的热线电话方式,使得单一问题的投诉重复率大大增加,而开放模式则使得单一问题能够由多人同时参与,这也就减轻了相关部门在接受问题投诉上所付出的时间和人力成本,避免资源浪费在同一问题上。最后,采用开放模型是政府树立良好形象的极佳途径。开放模型不仅仅是将工作流程开放,允许更多民众参与,更是对信息的透明化:政府何时受理该问题,是否持续跟进问题,是否已解决问题等等信息都通过一个透明化的渠道让公众知情,而这也将能更好的塑造一个透明、公开的政府形象。 FixMyStreet 的成功,顿时引爆了一场民间对城市服务热线改造的风潮。各种类型的类似产品在各个国家、城市相继推出,民众的参与热情一度高涨,但随之产生的问题也越来越多。首先,民间自行开发的类似产品虽然可以吸引到民众的参与,但是有时候却无法保证政府的参与。其次,由于产品过多,政府不可能在所有产品上同时跟进问题,这反而降低了政府效率。最后,因为每个人采用的产品很可能不同,因此投诉的重复率问题又回来了,因为民众的注意力被不同产品分散了。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Open311 诞生了。 Open311 其本身并不是一个新的App,而是一个供第三方应用与政府的城市服务热线进行数据交换的 API 标准。它所制定的标准确保了各个地方政府采用统一的接口来供第三方产品使用,这样就确保了所有第三方应用都能通过统一的渠道将数据反馈到政府机构。同时第三方应用之间也就有了统一的接口来交换以及同步数据,从而解决了上文提到的由于产品过多,民众的注意力被分散的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Open311 制定的 API 标准使得城市服务热线的数据得以真正开放。而此类数据对于城市规划等问题都是极为重要的。2010年,Wired就曾经从纽约的NYC 311服务那私下获取过近百万通311电话的数据,并就此制作了可视化图表进行数据分析。而现在有了 Open311 协议,通过开放的渠道来完整取得相关的数据就不再是问题。 Open311 作为一个美国土生土长的孩子,脱胎于美国城市服务热线 311,但它本身并不仅仅是一个美国的标准而是期望成为一个国际标准。目前除了美国的城市比如纽约、芝加哥之外,还有英国南安普敦、巴尼特,芬兰赫尔辛基等城市采用了 Open311 的 API 标准,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期待中国的 12345 有一日可以成为 Open12345 呢? 设计你的城市 城市的规划,听上去好像是一件离老百姓很远的事情。但如果政府采用开放模型来重新组织城市规划活动,那么普通民众也能参与其中,并且还能出其不意地帮助城市规划部门提升效率。拿城市规划的先期调研来说,规划机构往往需要耗费大量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来收集详细的城区地块数据。而这一过程,如果能够让熟悉这一地块的民众来协助,则会事半功倍。 […]

Read more

从开放数据到开放发展(三)从「我的钱去哪了?」项目谈一谈政府财政数据开放化

「我的钱去哪了?」(Where does my money go?) 项目 纳税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但是长期以来,民众都对政府如何花费税收没有清晰的概念。开放知识基金会在英国创立的「Where Does My Money Go」(「我的钱去哪了?」)项目的初衷便是提供一个简单的可视化仪表盘,来使普通民众了解自己交的税是如何被政府支配使用的。 「我的钱去哪了?」项目提供了简单的可视化仪表盘,将你所纳税款分解为各部门每一天的花费。比如,对于一个年收入22,000英镑的人,所需缴纳的税收是8,774英镑。而这意味着政府卫生部门每天将会花去你所纳税款中的5.86英镑。 除了这一个将税款分解到各部门花费的可视化系统之外,「我的钱去哪了?」项目还进一步提供了按部门、按地方分解政府支出的可视化系统。这样的系统可以帮助普通民众更清楚的了解到政府在特定项目和特定区域上的投入,了解到自己的税款是如何为地方、为特定项目作出贡献的。 「开放支出」(Open Spending) 项目 随着「我的钱去哪了?」项目的成功,开放知识基金会决定再往前进一步,搭建一个更大的财政支出数据平台,来跟踪和理解公共机构的花费,这就是「开放支出」(open spending) 项目 (网站:http://openspending.org)。「开放支出」项目提供了一个开放式的数据平台来记录公共财政数据比如财政支出、财政预算、公共采购等,截至到现在,该项目已经包含了来自70个国家的财政支出数据,追踪的财政支出金额高达1千4百万英镑。数据的记录仅是该项目的一部分,「开放支出」项目还遵守「开放」的原则,开放所有素材即代码、数据、内容供第三方拓展自己的工作,并且提供开放的社区来吸引普通大众一同维护、探索、利用这些财政数据。 除了吸引更多民众的参与,「开放支出」项目团队也和政府紧密合作,来提供更易读、易懂的财政可视化系统。比如,英国国家开放数据平台 Data.gov.uk 上所采用的「支出数据浏览器」(Spend Browser),便是由「开放支出」项目团队合作开发的。该浏览器允许使用者查询任意感兴趣的公司、部门、项目来查看相应的支出。另一个有趣的例子同样来自英国政府。英国政府要求各部门每年发布决算报告来使政府财政更为透明,但究竟各部门是否将所有重要的数据都公开了呢?是否符合标准呢?「开放支出」团队便与政府合作开发了「决算报告仪表盘」(UK Departmental Spend Reporting)来帮助公众检查各部门开放的数据是否已经符合了标准,哪些项符合,哪些又不符合。 「支出的故事」(Spending Stories) 项目 财政数据的开放和透明化无疑对于公众而言是一个好消息,但同时也是个难题,因为对于民众而言,理解财政数据或多或少都有些困难。财政数据的内容往往离我们的日常生活较远,名目繁多,数目又极大,很难让人一下形象具体地理解到底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比如,英国学校午餐计划供花费了6百万英镑 (点此查看示例:http://spendingstories.org/#/search/?q=6000000&c=GBP&lang=en_GB&visualization=scale ),那6百万到底是什么样一个概念,这笔钱如果用来做其他事情又能干些什么?通过「支出的故事」项目,我们现在可以通过简单的故事来了解到6百万英镑其实仅相当于皇室一年花费的五分之一。 在这样一个由不同故事、新闻构成的系统里,民众可以自由地浏览不同的故事来建立起对于一个具体金额数字的概念,增进他们对于财政数据的理解和监督。目前,该项目主要的信息都来自于欧洲和美国,而日本将会是亚洲第一个参与进该项目的国家,之后也会有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为这个项目添砖加瓦,让各国民众都能有这样一个简便、形象的工具来理解自己国家的财政数据。 财政数据透明化、开放化的未来  无论是「我的钱去哪了?」还是「支出的故事」,很大程度上如果没有财政数据的透明化、开放化,这些项目都不可能成功。而对于财政数据,各国在数据管理上、发布形式上都有着很大的差别,比如英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完全开放财政支出明细数据的国家,而大多数国家仍旧只是停留在开放或公开粗略支出数据的阶段。为此,国际性的标准就尤为重要。目前,国际上有若干个国际计划和联盟正在着手倡导财政数据透明化和制定标准。比如,世界经合组织的预算透明化指南明确了哪些内容必须要包含在预算报告中,哪些细节必须做到透明化。又比如,国际预算开放普查通过研究员对各国财政预算数据的透明读、开放度的调研,对各国进行了排序,督促各国在此议题上的进展。 财政数据的透明化与开放化也不单单仅限于上文涉及的预算数据和支出数据。今年,美国的阳光基金会 (sunlight foundation) 开始倡议政府采购的透明化与开放化,目标是将政府采购中标金额、中标公司等数据能够以一种标准的、开放的形式发布给民众,从而更利于民众对政府采购的监督。 财政数据透明化和开放化的进程中也少不了企业注册信息的开放。企业注册信息的开放将有利于公众甄别僵尸企业、空壳企业,以及摸清复杂的公司结构,防止贪污、洗黑钱等犯罪行动。英国的 OpenCorporate 是目前最大的企业注册信息开放数据库,其之前出品的可视化系统帮助公众理清了金融企业庞大而复杂的子母公司结构(详见:http://opencorporates.com/viz/financial/) 。 对于中国而言,目前国家在财政数据的透明上做到了预算数据和决算数据的公布(但不具体到明细),但两者都尚未开放化(即非提供在机器可读的格式下,比如CSV)。而对于政府采购,目前也仅做到了主动信息公开,同样也是没有能够做到开放化。企业注册信息的话,中国政府目前提供了网上查询系统,但并没有提供开放化的数据下载。因此,中国在财政数据的透明哈和开放化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深入阅读: 有兴趣了解更多财政数据透明化和开放化的朋友可以读一读欧盟公共信息平台的报告:《财政透明化和开放政府数据》(英文) http://www.epsiplatform.eu/sites/default/files/2013-11-Fiscal%20Transparency%20and%20Open%20Government%20Data.pdf

Read more

从开放数据到开放发展(二)从 China AidData 项目看开放援助款数据

注:此文是《从开放数据到开放发展》系列博文的第二篇,第一篇博文点此 China AidData 项目 中国对非洲援助一直以来都是个饱受争议的问题,而在这长达60年的资助历史中,中国对非洲到底援助了多少金额,可能没有多少人搞清楚过。致力于国际援助款透明化与开放化的研究机构 AidData 在2012年起便针对这个问题展开了研究。由于中国官方并未采用一些国际援助款登记平台例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的 CRS 或者国际援助款透明计划 (IATI) 的援助款数据平台, 因此 AidData 无法通过搜索这些现有的数据库来获取所有援助款数据。 AidData 在这个项目中便采用了一种基于媒体报道 (media-based) 的数据采集方式:通过对不同中外媒体源例如 WikiLeaks,BBC 的相关报道进行挖掘与整理,研究员成功搜集了大量官方公开的或者未公开的对非援助项目以及金额数据,从而形成了 China.AidData 的数据库。 AidData 在这个项目中证明了基于媒体报道的数据采集方式是一个很好的解密非公开援助款项目的手段。比如,非洲马拉维作为中国的受援助对象在其官方系统中仅公布了两项中国援助计划,但通过挖掘不同媒体报道,AidData 成功地将额外14个总值163万美金的中国援助项目公开,进一步将中国对非援助计划透明化。 AidData 的数据库目前囊括了2000-2011年间中国资助50个非洲国家的1,673个项目,项目总值达750亿美元。为了便于记者、研究人员、政策制定人员等访问这些数据,AidData 创建了项目网站 china.aiddata.org 提供数据的查询、访问、下载以及可视化。同时,为了提升数据的质量以及持续追踪中国对非援助项目,网站也接受用户提交的新信息,例如照片、文件、媒体报道、视频等。 如果你对于这个项目感兴趣,并且想贡献数据,不妨看一下以下两个官方讲解视频:  IATI:援助款数据开放标准 国际援助款透明计划致力于通过提升援助款数据的流动性来推动全球援助款的透明。为了使数据更容易流动,IATI制定了一套数据发布标准来帮助各基金会、政府、NGO等管理并且发布它们的援助数据,而这套标准就是IATI数据标准。该数据标准实际是一套 XML 标记模式定义,主要对于援助项目 (Activity) 以及机构 (Organization) 进行了详细的定义。比如,上图中所展示的便是一个针对中国儿童健康的援助项目数据记录。更多关于该数据标准的信息,还请参见 IATI 标准项目主页:http://iatistandard.org/ 当越来越多的机构采用 IATI 标准来发布数据,那么各机构间就有了统一的「语言」来交换相关的数据。为了进一步帮助公众以及机构找到需要的援助数据,IATI 也通过开放知识基金会的开源数据门户系统 CKAN 搭建了 IATI 数据门户 http://iatiregistry.org/ 。 该数据门户同时提供 API […]

Read more

从开放数据到开放发展(一)「开放发展」(open developmenet) 的愿景

对于社会的发展,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一直是由政府在主导、决策以及执行。但这种由上至下的发展模式,却有着诸多弊病。随着全球政务透明化、开放化的呼声日益高涨,社会发展的模式也是时候重新定义了。「开放发展」这一个新概念,便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而诞生的。与传统发展由政府主导不同,「开放发展」强调多方的合作而非单一主体的主导。「开放发展」的模式希望能够让多方利益相关者,无论是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媒体还是公民,都能够参与到发展问题的讨论、决策和执行中。 在这个「开放发展」的模型中,为了使得各方能够有平等的机会了解相应的讯息以便作出决策和找出解决方案,信息的透明与开放就显得尤为重要,「开放数据」运动便是为此而生的。「开放数据」运动目前重点在于推动公共部门将原始数据以机器可读的形式,附以无限制条件的授权协议来开放给公众。公共部门开放的数据可以被各方利益相关者特别是普通公民所获取和使用,来监督公共部门的资源管理和分配,确保公共资源的合理利用。 「开放发展 」透过「开放数据」运动,确保了所有的利益相关方能够访问并且使用它们需要的数据资源来协助他们作出更好的决策,帮助他们发声来确保自己的权益,以及更有效的分配他们自身的资源来投入发展。而在政治上,则有「开放政府联盟」这一新兴联盟来确保政府能够参与进「开放发展」的进程。 「开放政府联盟」(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 的主要任务在于确保各成员国能够承诺提升自身的透明性,鼓励并且支持公民参与,打击贪污,并且发展与使用新兴科技来让加强执政能力。自从2011年联盟成立以来,已经有60+各国家正式加入了联盟,作出了开放政府的承诺,制定了国家行动计划。 在这个系列的博文中,我们将会先介绍「开放数据」在「开放发展」中具体的项目案例,特别是其在援助资金和政府资金两方面上的实际项目情况。其次,我们会介绍欧美政府在「开放发展」上如何鼓励并支持公民创新以及它们是如何运用新技术来与公民合作共同解决社会问题。最后,我们会着眼于亚洲,看一下对岸台湾在「开放发展」上做了哪些工作,我们又能从中学到些什么。

Read more

拥抱「小数据」,共建畅通无阻的数据世界!

注意:本文是对开放知识基金会创始人 Dr. Rufus Pollock 的一系列「小数据」的文章进行翻译整理后编写而成,具体参考的原文列表如下: 1. Forget Big Data, Small Data is the Real Revolution http://blog.okfn.org/2013/04/22/forget-big-data-small-data-is-the-real-revolution/ 2. What Do We Mean By Small Data http://blog.okfn.org/2013/04/26/what-do-we-mean-by-small-data/ 3. Frictionless Data: making it radically easier to get stuff done with data http://blog.okfn.org/2013/04/24/frictionless-data-making-it-radically-easier-to-get-stuff-done-with-data/ 4. Git (and Github) for Data http://blog.okfn.org/2013/07/02/git-and-github-for-data/ 「大数据」v.s. 「小数据」[1] 「大数据」已然成为2013最火热的词,不论是不是身在技术圈,你或多或少都会听到「大数据」如何如何神奇,是解决医疗、交通、贫穷等等各种大小问题的关键。但事实上而言,关于大数据的讨论往往忽略了更为重要的一点:真正的机会其实根本不在所谓的「大数据」,而恰恰是在「小数据」。我们要意识到,这个时代需要的不是建立起一个个新的数据寡头来支配一切「大数据」,而是要重视去中心化的数据生态来使流动的「小数据」得以整合协作。 事实上,如果我们回顾一下计算机历史,所谓的「大数据」从不是我们感到陌生的事物。自计算机诞生起,我们就一直面临着数据量超越计算处理能力的挑战,而这一挑战目前却因为商业利益的需求被粉饰成一个全新的机遇。 与此同时,我们却没能意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革命性挑战:在这个数据日益丰富的时代,如何构建大型的、去中心化的系统来访问、存储以及处理数据。你可能会觉得这个描述和目前所宣传的「大数据」挑战并没有什么两样,但请注意这里我们并不是在谈论一个大型企业如何利用并行技术在大规模计算平台上处理数据。让我们真正兴奋的是,如何在这个数据时代去建设去中心化的系统使得更多的普通人能够在这个由丰富的「小数据」构成的数据生态中更有效地协同合作。 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发现谈论「大数据」是很可笑的,因为正如我们不会谈论「大型软件」一样,数据的尺寸大小并不是其价值之所在,真正的价值在于数据其本身是否能够为我们的问题提供解决的方案。 事实上,对于很多问题而言我们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大数据」,「小数据」已经足以为我们提供足够的信息。比如说,我们本地的公交时刻表,政府的支出数据,家庭的用电量等等,这些其实都只算得上「小数据」。再想想平时我们常用的 Excel,它所能处理的数据也只是「小数据」。著名的 TED […]

Read more

万维网之父伯纳斯李向世界各国领导倡议:以行动来支持开放数据政策,使政务更透明

英文原文:http://www.opendataresearch.org/content/2013/539/press-release-open-data-barometer 完整研究数据集:http://www.opendataresearch.org/content/2013/535/get-data-open-data-barometer-2013 研究报告:Open Data Barometer 2013 Global Report  –正文– 由万维网基金会 (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 与开放数据研究院 (Open Data Institute) 开展的最新研究表明在研究覆盖的国家之中,仅有55%的国家有开放数据的计划,更是仅有少于10%的关键数据集是真正以开放数据形式公开给民众的。 万维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爵士在英国伦敦向世界各国领导人倡议:不能因为一些数据有一定政治敏感性就将其排除在开放数据计划之外,而应当立刻行动将数据开放来支持各国的开放数据政策,使政务更加透明、可靠。伯纳斯李提到,进一步开放数据可以确保开放数据能在抗争贫困,加速工业与创新的发展,以及减少腐败等领域中充分发挥其潜在能量。 伯纳斯李爵士爵士的倡议是在他在伦敦召开的第二届全球开放政府联盟峰会上发布开放政府晴雨表研究结果之前做出的。这个新的研究覆盖了77个国家,综合考虑了政策、具体行动、影响力这三方面来排名各国在开放数据上的表现。英国夺得了桂冠,而尾随其后的是美国、瑞典、新西兰、丹麦和挪威(两者平分)。肯尼亚作为发展中国家的领头羊,其表现超过了例如爱尔兰、意大利、比利时等发达国家。 研究结果表明: 55%的受调查国家有正式的开放数据计划。 有价值但可能有争议的数据集,比如企业注册信息、土地所有权信息,是所有数据中最少可能被开放的。对于开放这些数据的阻力是来自保护数据授权的商议利益还是保护政治敏感信息则不是很明确。 当政府数据发布时,它们总是提供在难以使用的格式下。在所有被调查的国家中,仅有少于10%的数据集是真正被提供在开放数据格式和协议之下,从而能被用来问责政府,促进创业,以及推进更好的政策。 研究报告建议: 政府应当作出更多的努力来确保公民组织、企业和民众能够切实使用政府数据,而不只是简单将数据发布。 开放数据政策可以极强地加速商业和创新的成长。比如,在丹麦,免费的地理位置数据已经对经济有了显著的影响。在2010年,一项经济评估显示2百万欧元的开放数据成本取得了预计6千2百万欧元的社会经济效益。 伯纳斯李爵士对开放数据晴雨表研究如此评价: 开放数据和信息的努力应当是有意义的并且能真正造成改变。政府和企业不应当对于持续发布对人民生活能起到巨大影响的数据和信息感到迟疑。开放数据运动已经有了一个美好的开始,但许多政府的开放数据计划仍然筑于浮沙之上,其基础薄弱因而随时可能面临因受到企业压力和政治意志的影响而开历史倒车的危机。 万维网基金会的开放数据项目主管约瑟·阿隆索 (José M. Alonso)说道: 开放数据晴雨表项目旨在确保开放数据计划能切实的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这项深入的研究让人们意识到,就算是在发达国家,开放数据计划仍然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从而确保其潜能可以充分发挥。同时,该研究也明确了为何发展中国家会在开放数据运动中落后的原因,给出了这个鸿沟将能如何被填补的方案,以及说明借鉴于之前发达国家的经验和教训,开放数据能如何为发展中国家带来正面的影响。 开放数据研究院的CEO加文·斯塔克斯 (Gavin Starks)提到: 听到英国在开放数据运动中领先很是振奋,但我们要明白这仅是个开始,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我们看到很多国家在开放数据运动中取得了极佳的进展。借助于国际社区的集体力量,我们相信可以为所有人取得社会、经济以及环境的效益。在本周,我们刚刚宣布了全球13个开放数据研究院的合作伙伴,共同推进开放数据的发展。 –全文完— 新闻编辑注意事项: 1) 完整的开放数据晴雨表研究报告, ‘Open Data Barometer – 2013 global report’ 可在网站取得::www.opendatabarometer.org. 所有的数据,研究方法,以及报告都将已开放协议授权来支持未来的分析,研究方法讨论,国际政策探讨等活动。 2) 万维网基金会是由蒂姆·伯纳斯李爵士创办的旨在建立开放网络作为一种公众利益与基本权利使任何人能子啊任何地方用网络进行沟通,协作以及创新。基金会同时进行学术研究、政策倡导以及组建关系网来解决不同的难题。 3) […]

Read more

政府开放数据的力度仍不够

英文原文:http://blog.okfn.org/2013/10/28/government-data-still-not-open-enough/ 普查结果:index.okfn.org 在本周即将在伦敦举办的第二届全球开放政府联盟峰会之前,开放知识基金会发布了2013年的开放政府数据普查结果。普查结果显示各国政府在向公民和企业等提供可方便取得的数据的工作上力度还远未够。 2013的普查结果是基于70个国家的志愿者的集体贡献而产出的,其中英国和美国分别领走了第一和第二的位置。丹麦,挪威和荷兰则尾随其后。在所有被调查的国家中,赛普勒斯、圣克里斯多福、英属维京群岛、肯亚和布基纳法索等,则是敬陪末座。当然,世界上还有许多在开放数据上表现更差的政府,但因为它们本身政府的开放程度低或者民间关注度不够,致使此次普查未能收录到相关的数据。 在未能调查的国家中,包括了30个开放政府联盟的成员国。 普查结果基于10个关键数据集:包括政府详细支出、选举结果、交通时刻表、污染指标等的数据存在情况、公开可访问情况以及开放情况来考量一个政府在开放数据工作上的表现。结果显示,虽然各国政府已经在开放数据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整体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开放知识基金会的创始人兼CEO Rufus Pollock 先生提到: 开放政府数据有助于推进民主、政府公信力以及创新。它能使民众了解并行使自身的权利,同时为社会带来跨领域的利益:无论是交通还是教育还是医疗。在过去几年里,我们看到各国政府相继拥抱开放数据,但这份普查却显示很多有价值的数据仍旧还是未能开放。 英国和美国是目前开放政府数据的领头羊,但即使是它们,也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间:比如,美国并未能提供统一的、开放的企业注册信息数据,同时英国的选举数据被选举委员会规定不可开放重用而使英国的整体表现下降。 在企业注册数据的开放方面,有更多令人感到沮丧的结果:在前20的国家内,仅有5个国家采用了真正的开放授权协议来开放最基本的企业注册数据,而更是仅有10个国家提供了完整数据的下载。企业注册数据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打击逃税等经济罪案和贪污腐败方面。 对于10个关键数据集,只有半数不到的数据在普查结果排行前20的国家中被真正开放。这显示了即时是现金国家,也仍然无法完全理解公民和企业在数据上的合法运用、技术需求、重利用以及重发布的重要性,因为这能让所有人简历和分享属于商业或非商业的服务。 Pollock又表示: 为了让开放数据的效益能够整体实现,政府不仅需要把数据的CSV文档放上网站,更要提供服务使这些数据能够被容易的找到、获取、理解以及被任何人为了任何用途而自由、免费地使用、重利用以及重发布。 联系方式: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 on +44 (0)1223 422159 or index@okfn.org   NOTES FOR EDITORS The Open Data Index is a community-based effort initiated and coordinated by the 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 The Index is compiled using contributions from civil society members […]

Read more